B.A.P在最近跟Gokpop!訪問中宣布他們 "最近沒有回歸的計畫"

Translator: Liliane
Original post: http://www.bapyessir.com/2014/09/bap-announce-they-have-no-plan-for.html



B.A.P 最近再次以第一位韓國流行音樂表演者到新加坡參與MTV的音樂系列 'MTV Sessions'. 這 組合, 有方勇國, Zelo, 力燦, 大賢, 永才, 還有鐘業, 在星加坡開始'MTV Sessions'錄影前幾個小時接受了媒體的獨家訪問. 成員們透過這次45分鐘的訪問分享了很多關於他們自己和他們音樂還有他們接下來的計畫.

  1. 你們被稱為'Best Absolute Perfect', 可以跟我們分享你們不是那麼'Best Absolute Perfect'的時候嗎? 在舞台上有沒有什麼尷尬的事情發生?
大賢: 我們以強烈的形象出道的, 可是我當我們開始做一些別的東西像是"Stop It”跟"Crash",哪些是有一點成熟的舞蹈歌曲. 所以我們在當時有一點尷尬因為跟我們平常做的會不同.
  1. 鐘業從哪裡找到靈感作曲呢?
鐘業: 其實除了我以外都是勇國在作曲. 我現在還在學習的階段所以我暫時都還沒有那種靈感. 這比較像是一種學習.
  1. 這是你們今年第三次來星加坡. 你們再度回來星加坡有什麼感受呢?
我們出道以後星加坡是我們第一個海外的表演, 而且星加坡的粉絲的反應非常棒, 讓我們回到星加坡來.
  1. 你們身為年輕的組合有面對什麼樣的挑戰?
以音樂節目來說, 我們出道以後行程就變得很緊湊. 比如說, 我們連續幾天要不停的表演所以當初滿難習慣的.
  1. 最近你們在日本做了宣傳活動, 那韓國粉絲跟日本粉絲有什麼不同嗎?
力燦: 我們第一次在日本表演時, 日本的粉絲跟韓國粉絲不同的地方是韓國粉絲們看我們表演的時候是非常的熱情跟積極, 可是日本粉絲他們比較安靜地聆聽著而不做出什麼反應可是現在日本粉絲越來越積極所以我們非常喜歡這種文化的改變. 粉絲們有Matoki所以我們每次表演的時候粉絲們都會跟著搖Matoki!
  1. 你們去過很多個國家做巡迴. 有沒有特別印象深刻的舞台或經驗讓你們難忘的嗎?
大賢: 每一個海外舞台都讓我們很難忘, 特別是因為我們今年還會到歐洲今年. 我們因為巡迴才有的去歐洲所以這個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難忘的一個經驗.
  1. 你們什麼時候會有韓國的回歸還有什麼時候會探訪印尼?
永才: 我們最近沒有韓國回歸的計畫. 我們非常想要去印尼因為在社交網站上有看見我們粉絲非常的熱情所以我們希望可以趕快去.
  1. 因為2014年快接近尾聲了, 你們對明年有什麼目標?
永才: 我們能為我們的粉絲出一張專輯或者為他們表演就很開心了.
  1. 你們從出道到現在已經兩年多了. B.A.P對你們現在代表什麼?
永才: 在一起兩年後覺得B.A.P比較像一個家族多過像成員或朋友了, 所以時間過得在舊我們會跟強壯也希望我們可以大家真的成為一個家族.
  1. 請用一個字形容B.A.P現在的狀況跟理由.
鐘業: B.A.P 是最好的因為B.A.P成員們常在一起.
  1. 可以留幾句話給不能參加MTV Sessions錄影的粉絲們嗎?
永才: I LOVE YOU
鐘業: 今天的節目會在電視上播所以粉絲們可以收看. 我們為你們準備了很多東西還會讓你們看見一個帥氣的舞台. Fighting!
  1. 可以跟我們分享你們喜歡跟不喜歡成員的東西嗎?
鐘業: 我喜歡力燦也不喜歡力燦. 力殘非常友善, 還有不喜歡他的東西...太多了! 哈哈哈
  1. 你們出道以後非常忙碌. 你們會想念(過正常生活的)什麼東西嗎?
大賢: 有很多東西我們想做卻不能容易地去享受. 比如, 我不能一個人去逛街. 像這種生命中的小東西是我們最想念的.
  1. 你們有計畫出B.A.P Attack的第二季嗎?
大賢: 如果我們共識認同的話我們隨時都準備好可以錄影了.
  1. 你們一起在宿舍住. 請說一樣其他人的習慣.
鐘業: 力燦哥有一個壞習慣. 我們一起睡所以力燦睡覺的時候會常常動來動去. 有的時候他會過界到我的那一邊睡.
力燦: 鐘業多多少少也一樣. 我們起床的時候有的時候會發現我們到了另外一邊因為我們睡覺的時候太會動了.
  1. 我們每一次看到你們的時候都換了髮色. 這過程會痛苦嗎?
大賢: 我們非常難保持同一個髮型因為我們每一次外出的時候都要讓我們的頭髮好看所以我們盡量把我們頭髮剪短就比較好打理.
  1. 勇國作過的曲當中那一個最感人?
勇國: 有很多首都很感人, 可是有一點政治元素的我覺得最感人.
  1. B.A.P在舞台上下有不同嗎?
力燦: 下了舞台我們非常愛玩. 當我們踏上舞台的時候我們會秀出我們帥氣跟專業的一面.
  1. 你們嘗試過很多類型的音樂. 有沒有那一類型你們想嘗試或挑戰的嗎?
大賢: 有. 我們想試試看"Excuse Me", 我們最新的日文單曲, 這種流行的風格.
  1. 在韓國偶像當中你們覺得誰是你們的對手?
大賢: 我們沒有指定的一個組合是我們的對手因為我們可以合併. 他們是我們的偶像也是我們的對手因為我們有很多東西可以跟他們學習跟競爭的.
  1. 你們出道後學了什麼東西?
大賢: 當我們在音樂界工作, 我們認識到很多不同業界的人. 所以我們學習了很多不同的東西去活出一個更成熟的生命.
  1. 什麼東西給了靈感給李燦作出那麼可愛的社交名字?
力燦: Berry Berry Strawberry? 我小的時候跟我的姊姊住. 我姊姊的名字是YeJi而我的名字是力燦... 所以她就叫YeJiJi而我就用了力燦燦. 其實沒有意思啦.  而且很好記.
  1. 出道後受到最好的建議是什麼?
力燦: 有人叫我們要保持好的關係.
  1. 最近韓流界失去了兩位藝人. B.A.P對這個有什麼感覺還有你們的管理有沒有作出關於安全的措施嗎?
力燦: 這是非常讓人心痛的事情, 我們會為她們祈禱的. 我們希望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
  1. 那一位成員在舞台上下最不同?
大賢: 鐘業, 因為他在舞台上很有男人味可是在現實生活中他只是一個可愛跟害羞的弟弟.
  1. 有什麼想聽到的讚美嗎?
力燦: 我想聽到鐘業對我說"我愛你''
  1. 你們對音樂中心禁止對嘴有什麼感覺?
大賢: 當然是有原因的. 可是以歌唱組合的身分, 我們希望可以繼續現場唱因為那是最好表現我們自己的方法, 所以我們一直都現場表演而不是對嘴.
  1. 勇國對鐘業作曲有什麼感覺?
勇國: 我從來都不聽鐘業作的曲因為我不覺得鐘業在作曲所以我希望每一位成員都可以有一天開始作曲. 鐘業只作了8個小節可是不停地聽. 所以覺得有一點煩.

©gokpop! | bapyessir.com #Liliane (Chines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