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ha's 和B.A.P的星星夜

Translator: Shwen
Original post: http://www.bapyessir.com/2014/02/bap-on-mbc-younhas-starry-night-radio.html

©BapRiceTofu

(不是完整的節目翻譯,只是一些有趣的話題)
主持人:兩年前從外太空來的一個團體,他們出道時變成了戰士,但是現在是感性的男人。自從上次來到節目到現在有一年半了。我們今天在我們的網站發佈了說B.A.P將會是今天的嘉賓,我們在10分中內收到了300多個問題,然後還有一次超過1000個問題,讓作家者們為了選問題都要把頭髮扒光了,我們這才發現了B.A.P的人氣有多旺。
永才:我們上廣播和綜藝節目時比較舒服。
力燦:我很驚訝當國外的粉絲用韓語唱我們的歌曲和為我們應援。
主持人:力燦君,你沒在上節目之前喝了酒吧?你真的看起來很舒服
力燦:你上次也說了同樣的話。
主持人:Zelo君,你能為我們介紹這張專輯嗎?哥哥們都好壞哦,他們都不幫你(Zelo)介紹專輯。什麼樣的造型你最喜歡?感性的還是戰士型?
力燦:感性型,因為我是個感性的人。=
永才:如果你看力燦哥的Twitter,網友都因為他寫的東西說他是個感性的人。
力燦:我最近在練習時也很感性
大賢:力燦哥今天在練習時說了“這個練習室太小了,讓我不能展開夢想。”
力燦:我沒有說我的,我說我們的。
主持人:為什麼1004不是在韓文而是數字?
容國:因為我們在嘗試一個較普通的形象,一個人們都習慣的形象,作詞的哥哥們決定讓這個名字成為最普通的名字,所以我們選了1004而不是天使。
主持人:力燦君,不要再喝了,你太醉了。你們的父母對於新專輯有什麼反應?
大賢:老人家也因為1004,喜歡我們的歌和在80,90年代呼叫機背後的歷史。這比我們之前的,Warrior,Power,No Mercy和One Shot更得到諒解。
力燦:我的父母不會說我們和我們的音樂的壞話,所以他們說這首歌很好,但是比上一首好。
主持人:你們迴歸一週后就贏得第一位,你們有預料這件事嗎?
大賢:我們沒有預料會的第一,而且我們很驚訝。我們沒能好好的說謝詞,更不用說說話。有些人可能以為我們每次都的第一因為我們很鎮定,但是我們都很驚訝,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容國:我是在公司里的第一個實習生,所以當我想起我和一群曾經是實習生的男生以期得到這個獎,感覺非常好。
鐘業:我還是不能相信我們得到了第一位,還是很模糊也很亂。
容國:我在寫1004的歌詞時做了很多感性的事情。
主持人:這不是卡拉ok,力燦君,請不要再喝了。
力燦:我的英語發音很差,在一首名為Hurricane的歌曲時,我們遇到了些困難。
主持人:這些男孩兒還是跟從前一樣,力燦君,不要在虐待你的成員了!Zelo君,你的臉上會有個豆豆因為你不夠睡,不要動它,還沒熟呢。
全員:我們都還睡在同一間房
永才:老幺們對於最後一個洗漱,有一點不舒服。
Zelo:當我們告訴哥哥們我們覺得不舒服時,他們就讓我們先洗漱。
大賢:我們整天都在講話,從太空到食物和不可能的事。
力燦:鐘業君開始玩遊戲,也因為這樣最近變得很暴力。
大賢:如果沒話聊了,我們會開啟一個話題,像:“鐘業啊,為什麼你這麼丑”
永才/力燦:我們沒有這麼做,你在說什麼啊?
主持人:你們在對大賢以多欺少。當你一個人時,你想要做什麼?
永才:因為公司裡有很多房間所以我們會去公司
力燦:我們會呆在那些房間里,然後擁有自己的私人空間。
主持人:容國君很會說話,所以他不常被公司總裁找麻煩?你們有分享像底褲,衣服和襪子嗎?
力燦:我們什麼都分享,除了底褲之外。
永才:底褲很丟臉。
大賢:我有個事情想要表白,有一個人穿我的底褲,然後我告訴他那是我的,但是他還是一直穿。力燦哥的底褲很奢侈的。
永才:他有很英勇的底褲。既然大賢不肯說是誰,我覺得是容國哥。
主持人:因為容國是隊長,我們必須跳過這個話題。
大賢:如果是容國哥的話,我會放棄這條底褲
主持人:問題:我和我的家人常常因為電視遙控器爭吵了許多,B.A.P成員也會為了電視遙控器爭吵嗎?
力燦:我們曾經為這件事吵得很凶。
大賢:我現在看電視的,然後力燦哥走過來很嚴肅的說,我們一定要看這部電影,後來他就很生氣,然後我們就吵了起來。有這麼一個朋友,我們一近到宿舍里就搶電視遙控器。
永才:我喜歡看綜藝節目,所以當我們沒有在宣傳時,我會看。有這麼一個我要感謝的成員,就是鐘業。他走向我然後說他想要看這個,而我就說我們待會兒再看,然後他就看我在看的,然後比我還要投入。
力燦:鐘業就像是一個在投票時你會要加進來投票的額外一名。就是當我們要看某個影片時,二對一的時候。
主持人:如果你把鐘業帶到你的那一邊,那你就有權利看你想看的。
大賢:這幾天我對力燦哥覺得很不好意思。在睡覺時,他會突然起來然後說“為什麼我最近一直在做噩夢?”
永才:我們剛剛才說到這件事,力燦哥就說“為什麼我睡覺時只會夢到噩夢?”
主持人:你應該真的很累。哦,你再出冷汗了。
力燦:沒事的,就當我不在這吧
永才:我們睡覺時都會關燈,如果有人先睡了,我們會調低電視機的聲量也會把燈關了。
大賢:沒有成員有嚴重的睡眠習慣。
力燦:我不喜歡練習室。不喜歡被逼迫在練習室內。
Zelo:我的腳環在實習時常常會痛,所以我的腳環有傷,但是我什麼都不能做因為我們必須一起練習。我常常打瞌睡。
大賢:準烘真的很投入,也在練習后一直繼續練習,身為哥哥我真的很想跟他學習。
主持人:問題:那一個成員最不能和實習後輩相處?
大賢:在我看來,容國哥常常會和後輩們打招呼,所以他們不會覺得容國哥很難相處。
主持人:如果你有個想抹去的時代?
永才:我在前幾個時代時很胖,所以我想要把那個抹掉。
力燦:我想要抹去我們未出道時,上節目時的問候語和素臉。
主持人:有這麼一個人不常常給粉絲福利,永才君,為什麼呢?
永才:我以為我給了很多粉絲福利,但是當我發呆時,沒有表情,我這麼做時,就會顯得比較冷酷。我的粉絲就像我的第二個家長。
主持人:問題:你們去電視臺時都帶了什麼?那個成員帶的最多?
大賢:我帶成員們的東西最多,包括平板電腦,電器等等。每次都會有那麼一個或兩個成員把他們的東西放進我的包裡,包括出國事也一樣。他們讓我揹着他們的護照,電器,等等。就這樣我的肩膀很寬。
力燦:我們給大賢我們的酒店鑰匙
永才:我對於管理那些東西很差所以跟大賢同一間房間,我很感激。
主持人:問題:誰會親老幺?當他們親你時,你的感覺如何?
Zelo:當哥哥們親我時,感覺很奇怪。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感覺,但是就是很奇怪。永才個偶爾會親我。我不知道該如何給于反應。
主持人:如果永才君說“啊Zelo好可愛啊”然後親他,然後容國君應該說“啊永才好可愛啊”然後也親他。

Translation © Jinna @ BAPYESSIR.COM | bapyessir.com #Shwen (Chines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